云南幼儿园保姆投毒案再审 检方建议改判无罪

案情终于反转

9月29日,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云南钱仁风幼儿园投毒案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时,当年17岁的钱仁风已经坐牢13年。由于该案多项证据存在疑点、前后矛盾,检方当庭提出了“撤销原判、改判无罪”的建议。

钱仁风出生于1984年10月。因称呼习惯等原因,她有过不少曾用名:钱仁风、钱仁凤、钱仁妍、钱仁燕、钱仁艳等。13年前,在云南巧家县一家幼儿园做小保姆的钱仁风,被指向幼儿投毒,致1名幼儿死亡、2名幼儿中毒,被判无期徒刑。入狱后,她一直喊冤。

被认定投毒导致幼儿死亡

17岁少女被判无期

2002年7月22日,云南省昭通市人民检察院以钱仁风涉嫌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向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9月3日作出(2002)昭中刑三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认定:钱仁风于2001年9月到巧家县新华镇朱梅开办的“星蕊宝宝园”做工。做工期间,钱仁风认为朱梅对她不好,遂生报复之恶念。2002年2月22日12时许,钱仁风将其从家中带来的灭鼠药投放在该幼儿园内的部分食品中,并将放有灭鼠药的食品拿给该园的部分幼儿食用,致使侯某中毒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谭某、何某某中毒后经抢救治愈。

据此,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钱仁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钱仁风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12月5日作出(2002)云高刑终字第1838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述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钱仁风被交付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服刑。

入狱后一直喊冤

引发律师关注并援助其申诉

入狱后,钱仁风一直喊冤,引起律师杨柱的关注。杨柱第一次见钱仁风是在2010年4月9日。云南省行动律师事务所的几位律师来到云南省某监狱进行法律援助活动。

“她一听说我们是律师,就突然跪下大哭着喊冤,在场的监管人员拉都拉不住。”杨柱说,一问才知道她已经坐牢8年了,经向监管人员打听,钱仁风入监后几乎每年都会以书面或口头的形式进行申诉。监管人员也会帮她递交上去,但一直没有什么回应。

律师们感到吃惊,一个小学没毕业的年轻姑娘,入监8年还在连续喊冤,这种情况很少见。杨柱没想到,这次偶然的见面,却让他“身陷”这个案子长达5年之久。经过多次与钱仁风沟通,赴巧家调查、查阅卷宗,杨柱和另一名律师杨名跨初步认为:这个案子存在问题,证据有很多疑点,认定的事实有很多矛盾的地方。随后他们免费成为了钱仁风的申诉代理人。2011年,杨柱代钱仁风向云南省高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同年12月16日,高院认为,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驳回钱仁风的再审申请书。

此后,杨柱和钱仁风的亲人们分别向有关部门递交申诉材料。“有时候作为律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杨柱说,2012年,他甚至带着钱仁风的家属进京反映情况,但一直没有结果。

喊冤8年、申诉5年,钱仁风从一个17岁的少女变成30岁的服刑妇女,唯一不变的就是坚称自己“无罪”。律师认为,此案是“口供定罪”,定案依据主要是靠钱仁风的口供,可谓孤证,而钱曾多次翻供称自己遭到刑讯逼供。“此案的疑点和矛盾太多,无直接人证和物证,未形成完整证据链。”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建议重审

检察官提及多项证据的疑点

2014年5月12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建议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再审。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4日作出再审决定。29日的再审庭审中,云南省检察院的检察官提及了多项证据的疑点。

一是侯某、谭某、何某某3名幼儿是否系毒鼠强中毒的问题。检方列举了多位家属、医生的证言等证明,3名幼儿均没有毒鼠强中毒的典型临床表现。此外,公安机关对侯某的检验报告不符合鉴定规范,对谭某、何某某未作是否系毒鼠强中毒的法医鉴定。因此,3人系毒鼠强中毒的证据不足、有疑义。

二是毒物检验鉴定。事发当天,公安机关对“星蕊宝宝园”进行的勘查、检材提取等结论,证明有大量食材检出毒鼠强。但公安机关无法提供相应检验记录,该结论成了只有结论、没有检验过程和检验方法的结论,且公安机关提取物证时没有见证人,违反了相关规定。

三是检方分析了原审证据中的多份笔录,包括讯问笔录、辨认笔录等,显示了钱仁风供述的转变和全过程。例如,钱仁风在一份笔录中说自己是在幼儿园捡到的敌敌畏,后来又说是在幼儿园厨房碗柜下发现的灭鼠药,而且投放在部分食物中后自己也吃了。但在第二次讯问笔录中,钱仁风投放灭鼠药的范围扩大,且说自己没有吃。在第三次笔录中,钱仁风前半部分详细说了放毒鼠强瓶子的来源,后半部分却翻供说自己从未做过。在第四次笔录中,因幼儿园开办者朱梅已否认幼儿园里有灭鼠药,钱仁风又供认灭鼠药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在第6次笔录中,钱仁风说自己用针筒把毒鼠强投到了豆奶粉里。在第7次笔录中,钱仁风先全面供述自己有罪,然后说自己没有洗过针筒,之后又全面翻供称没有犯罪。此外,检方对第1、3、5次讯问笔录的笔迹鉴定表明,这些笔录的签名均是别人代签的。

四是检方指出,公安机关当时没有对装毒鼠强的瓶子、含有毒鼠强成分的豆奶粉袋子等作指纹鉴定;被认为是钱仁风用来切装有毒鼠强的瓶子口的菜刀上,也未检出毒鼠强成分。仅有两袋撕开的豆奶粉内检出毒鼠强,但袋子上却没有针眼痕迹。

检方:建议撤销原判、改判无罪

受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派出庭的检察官高洁峰认为,从现有证据不足以得出钱仁风投毒的唯一性结论,无法排除合理怀疑,其供述具有不稳定性、不一致性且前后矛盾,部分证据有明显瑕疵。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有不细致、不规范和违反法律规定之处。因此,建议撤销原判、改判无罪。

29日的钱仁风对当年案件的一些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她一直坚称自己是清白的:“我没有犯罪,我是清白的”“希望法律还我公正,让我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庭审结束时,主审法官表示,由于这起案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将提交审委会讨论后择日宣判。综合新华社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家属为何聚众围攻医护人员?

很同情患儿家属一方的不幸遭遇。事发中秋节,这本来是一个欢庆团圆的日子,孰料患儿意外死亡,骨肉分离,天人永隔,此时的悲愤心情,非外人所能感同身受。但我坚决不认可家属以聚众闹事、殴打侮辱医护人员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


李嘉诚“首次回应”挺失败的

李先生在漫长经商生涯中,不知不觉地“学会”了打量政治,从而很懂政治,以至于在言谈之中,不由自主地将自己与政治关联起来。我认为这是一个小小的悲哀,也是很多中国商人的悲哀。


倘若“致远”舰能重见天日

电影中,邓世昌责备炮手王国成“为什么不开炮”,王国成用颤抖的双手捧起一把炮弹里倒出来的沙子。这也不是电影的虚构,现实中,日军旗舰“松岛”号多次被北洋水师击中,到了千疮百孔的地步却没有被击沉,令日本人也大呼“意外”,原因正在于清军发射的炮弹火药不足。


别把“男孩教育”太当回事

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包括学生教材、教学方法、考试制度、教育考核和评价制度等存在一系列的弊病,制约和束缚着男女生的心智发展、身体素质、人格养成、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抹平了男女生的性别差异,致使部分男生和女生成了不男不女的中性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