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学泰斗童庆炳去世 500高校使用其所编教材

2005年,童庆炳教授在办公室拍下的一张照片。童教授留给学生的印象一直是儒雅温和,爱徒如子。学生供图
2005年,童庆炳教授在办公室拍下的一张照片。童教授留给学生的印象一直是儒雅温和,爱徒如子。学生供图

新京报讯 昨日18时18分,著名文艺理论家童庆炳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80岁。据悉,童庆炳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6月18日上午九点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500所高校使用其所编教材

童庆炳系文艺学领域泰斗级人物。其在文学基本理论、文艺心理学研究、中国古代文论等领域均具有开创性研究。“现在大概有500多所高校在使用童庆炳先生主编的《文学理论教材》。”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李春青教授介绍。

学术研究之外,童庆炳坚持文学创作,写下了《生活之帆》、《淡紫色的霞光》、《甜日子 苦日子》等小说和散文。

1987年北师大与鲁迅文学院联合开办创作研究生班,童庆炳担任该班级辅导员,并教授相关课程,莫言、余华、严歌苓、迟子建等知名作家均是他的学生。

作为莫言硕士论文指导老师,童庆炳曾建议莫言结合自身的创作写“童年经验与文学创作”,后来莫言将题目改为《超越故乡》,该论文也被童庆炳收藏多年。

登金山岭长城突发心脏病

据李春青介绍,童庆炳于13日前往雁栖湖游览,14日从金山岭长城下山时突发心脏病。于当日下午六时许抢救无效去世。

童庆炳曾经的学生、作家迟子建昨日发布悼念微博:“童庆炳老师给我们授课时,喜欢穿白衬衫。童老师选择晴朗的日子远行,是因为他看见上天白云朵朵,为他备下了最美的白衬衫。这样的白衬衫不惹尘埃,永不褪色。”作家毕淑敏也发布微博:“先生教我写作,教我做人,先生温暖而清醒地看待这世界,从先生身上,感受到强大的人格魅力。”

童庆炳去世后,曾使用《文学理论教材》的网友纷纷上传该教材照片,并点燃蜡烛纪念。

据悉,童庆炳于1936年出生在福建省连城县,1955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58年提前毕业,留校任教,曾担任中文系副主任、研究生院副院长等职务。

逝者

童庆炳:若倒在讲台 为我福分

学生们印象最深刻的是童庆炳的白衬衫。白衬衫永远洁净如新,必得干洗后才能上身。学生迟子建作文回忆童老师一袭白衬衫在鲁院讲课时的情景:“就像雨后晴空中的白云一样悦人眼目”。

吴子林感慨,恩师心中,讲课即朝圣,整洁考究的着装是为了加强课堂的仪式感。

“我一直在诉说我的一个愿望:我不是死在病榻上,而是我正在讲课,讲得兴高采烈,讲得神采飞扬,讲得出神入化,而这时候我不行了,我像卡西尔、华罗庚一样倒在讲台旁或学生温暖的怀抱里。我不知自己有没有这种福分”,童庆炳曾在《教师的生命投入》一文中,写下这段话。

严谨治学 爱徒如子

于闽梅、吴子林是童庆炳的博士生,也是福建同乡。他们回忆,童庆炳性情儒雅温和,爱徒如子。于闽梅说,童老师经常周济北漂的学生,时常请学生吃饭,有时一借就是两三千元,这在上世纪90年代还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童庆炳也曾在课堂上发过火儿。他拍着桌子,大声喝斥没有认真看书的学生“讲的什么东西?胡说八道”。

“他才不管你什么职称、多大年龄、是男是女,只要在学术上有马虎,照样当众批评,这是老师不可触碰的底线。”吴子林回忆。

曾有博士生为求学位,携家带口守在童老师家门口,但这种情况下老师绝不心软,硬是逼得他把论文改合格才拿到学位。也有学生博士论文选题不甚合格,童庆炳不管不顾一次次打回去,直至第六次才给予通过。

深研《红楼梦》重回教学岗位

但第一次站在讲台上时,童庆炳没有想到,自己日后会桃李满天下,当时只是觉得“非常难过。”

第一次站在讲台上,面对400多个人,童庆炳完全无法脱开讲稿讲课,只能对着讲稿念。整堂课僵硬无趣,周遭满是失望的眼神。嗓子讲哑了,浑身汗水,但这堂课确实真真切切地失败了。

有同事质疑童庆炳水平,在当时教研室主任的提议下,童庆炳被调离文学理论教研室,被调到教务处。

但童庆炳越有压力越有精神,决心重回文艺理论教研室。他开始研读自己感兴趣的《红楼梦》,并给自己定下背诵120回章目的目标。背完后,继续背诵一些重要章节。脑子里回荡着《红楼梦》的喜怒哀乐,童庆炳写出了论文《高鹗续红楼梦的功过》。

论文受到知名学者黄药眠先生、钟敬文先生的赞赏,童庆炳被重现调回教研室,回到了教学岗位。

退休后仍不懈工作

刚进入北师大时,童庆炳就成为了图书馆的常客。只要有新书来,童庆炳就跑去看。“面对这图书馆,我什么时候能够把这些书穷尽一遍呢。”童庆炳日后回忆,自觉知识贫乏,就一本一本从图书馆借,古典的、现代的。

学术是童庆炳的生命。即使退休后,童庆炳仍不懈工作。学生每年去童庆炳家拜年,发现电脑、打印机都在工作,就知道老师学术事业从未停歇。

童庆炳夫人还健在时,两人在校园散步,夫人看到一对遛狗的老夫妻就说:“童庆炳,等我们退休了也养条狗每天遛遛。”童庆炳脱口而出:“过这样的日子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今年童庆炳计划出版的一本十二卷文集和一本散文集均已整理完毕,两部未完成修改的长篇成为他的遗憾。

曾梦想成为作家

“学术论文编完了,我要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小说创作中。”学生耿波还记得童庆炳患胃癌后,曾兴致勃勃地谈起自己的晚年计划,要写一部穿越小说,一个人在欣赏一幅画时,入神成为了画中人,开始游览画中的斑斓世界。

童庆炳有作家梦。

读书时,童庆炳写了一篇以剿匪为题材的处女作小说,《福建日报》副刊编辑看后很满意,决定排版刊登,但却发现作者只是个中学生,就这样惨遭退稿。后来,读师范时,童庆炳写的一篇小说读后感被《文汇报》刊登。

但童庆炳仍念念不忘自己的作家梦:“我常想,如果当时我那篇小说在《福建日报》副刊上能发表,而不是我的读后感被发表,或许我会走上创作的道路,但也许我就不会来北京了。”

读书时,童庆炳一个月有三块钱助学金,用来买牙膏、牙刷、肥皂之类的。但出身贫困的童庆炳仍有着奢侈的浪漫主义爱好——电影票一张五分钱,一个月节省下来两毛钱保证每周都有电影可看。

自幼成长于山野,童庆炳喜欢绿植、红花和满目自然。童庆炳书房窗前有个十多平米的小花园,花园里种植着十多株牡丹、七八株月季,还有树叶宽大的绿植,每到夏季绿意盎然。

童庆炳更喜欢置身自然中。身体尚可时,童庆炳每周必徒步去爬香山,也常在春日山花烂漫时带学生一同游香山植物园,虽年岁已高但由于常年登山矫健更胜青年人,时常要照顾学生的速度。

念念不忘山川自然。6月中旬,北京天气连续晴好。喜欢大自然的童庆炳前往雁西湖游玩。14日又去爬金山岭长城,但在下山途中,童庆炳心脏病突发。

这一次,在他热爱的万里晴空下、辽阔群山中,童庆炳再也没有醒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李相蓉 实习生 刘思维

(原标题:文艺学泰斗童庆炳逝世)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遵义塌楼:30年房龄隐患大?

不到一周时间,遵义市接连发生两起塌楼事故。上世纪70年末至90年代初,为了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各地“大干快上”建造了一批快餐式的房子,由于规范标准体系跟不上建设速度,加上技术和资金等方面的原因,建筑工程质量很难得到保证,现在到了“还账”的时候了。


感动中国的垮塌竟然只有一次

当危楼里的68个人毫发无伤,灾难变成了皆大欢喜的英雄赞歌,68个无家可归的人以及那一片废墟成因,似乎变得无足轻重。遗憾的是,遵义过于不幸。灾难本来已经被壮举所掩护,5天之后,又发生了一起无人掩护的居民楼垮塌。


乔石思考的真问题

作为党的机构的政法委如何处理同司法机关的关系,乔石论述得非常明了:政法委抓大面上的东西,具体的司法不能干预,这恰好可以用来反照前几天刚被宣判的前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中国大款爱上巴菲特的午餐?

令人称奇的是,从2006年开始,已经有三个中国人获得与股神共进午餐的机会。这次,领导着一家叫天神的娱乐公司的朱晔,不好好把握着祖国文化产业大繁荣大发展的良好机遇,去认认真真为大众制造娱乐精品,不远万里斥巨资与股神吃饭,意欲何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