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84岁浴池被拆除 由平汉铁路工人集资建成

法制晚报讯(记者 崔毅飞) 新年刚过,长辛店陈庄大街上一座84岁的老浴池被拆除了。这座由平汉铁路工人集资建起的浴池,解决了附近铁路职工及家属的洗澡难题,也沐浴了几代长辛店人。

随着热水器的普及,老浴池早已荒废多年,直到近日被彻底拆掉。幸运的是,浴池独特的西洋式门楼有望保留并加以保护,成为一段看得见、摸得着的历史。

拆除房舍夷为平地老顾客不舍

昨天下午,铁路职工老范再次路过陈庄大街时,发现老浴池的房舍已被夷为平地。此情此景让老范感到有些突然,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两年,老范只要一有空就会去老浴池溜上一圈,“不是为了洗澡,那儿荒了好多年了。”他曾有预感,荒废的老浴池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拆掉,20年前,老范是浴池的常客,如今这里却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记者看到,2000多平米的空地上,老浴池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残垣断壁中能看到一些青砖。在现场拆除的工人说,这是民国年间的建筑材料。

老范低头寻觅着,好像扒开砖石,就能找回逝去的时光。但无论是老友相聚时的说笑逗唱,还是蒸汽缭绕中的棋逢对手,这些浴池中的记忆已再难重现。

老浴池被拆的消息迅速传开,成为附近铁路职工茶余饭后的话题,他们对这座前辈修建的浴池多有不舍。

保留优雅西洋门楼京城浴池罕见

陈庄大街附近还有几处历史遗迹,如留法勤工俭学旧址、二七大罢工烈士墓等,但只有这座老浴池一直在为居民服务,成为一件“活着的文物”。幸运的是,现场工人称浴池的门楼和影壁暂且不动,算是给居民留下个念想。

从门楼优雅古朴的外观来看,很难想象这是座浴池。京城中多数公共澡堂的门脸并不讲究,专门建个门楼更是罕见。这座浴池不但建造了门楼,而且独具匠心地呈现西洋式风格。门楼是四柱三间的格局,门洞两侧是连续的图案,可以看出当年建造时的用心。

门楼上的横匾已经字迹全无。据当地老人回忆,匾上原本写着“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几个字,两侧写着“健身”和“爽神”。

为门楼量身定做的铁门上,有曲线优美的卷草图案。据长辛店居民金德勇介绍,大门采用铸焊结合工艺,出自一名铁路技工之手。这位老技工手艺十分了得,浴池大门是他的存世之作。

大理石影壁刻有建筑纪略

记者从浴池的门楼进去,看到一面影壁,由三块大理石拼接而成,正面镌刻《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建筑纪略》,工整的隶书颇有章法。

碑文中,强调铁路员工洗澡的重要性,记载浴池的建造均由“平汉铁路长辛店工会”筹办,北京铁路局提供四成资金,职工捐款占六成,资金使用情况也逐一明示。浴池于1931年10月举行了落成典礼。

文中还提到了当时的建筑格局:浴室一间,内建浴池四座,正面更衣室十五间,左右配房各四间,厕所三间,锅炉房五间,烟筒三座。

工会筹备人员、建筑人员以及部分捐资人的姓名,也出现在刻石上,只是这些人多已离世。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刘卫东介绍,为浴池造门楼已属罕见,像这样“树碑立传”的更加难寻。现在房舍已拆,这些文字信息是重要的史料,对于研究当年浴池的格局、工人文化,都是珍贵的一手资料。

回应门楼影壁有望保留未来争取挂文保牌

现场一名负责人说,他们是从1月2日开始拆除浴池的,并提到一家医院接管了这里,拆除留下的空地将来会用作医院的停车场。

今天上午,长辛店街道办工委书记徐鸾告诉记者,1月3日她经过陈庄大街时,发现工人正在拆除老浴池,她立刻提醒工人不要动门楼和影壁,“即便浴池不是文保单位,但长辛店人都对它有感情。”

徐书记表示,他们正在和丰台区的文物部门交涉,争取给浴池的门楼、影壁挂文保牌并加以保护。

讲述三千铁路工人捐出工资建成

86岁的赵学勤老人,是土生土长的长辛店人,在为二七厂效力的45年里,他曾负责厂史编纂工作。提起这座老浴池,老人开口便夸:“那是工会为工人办的大好事!”

老人回忆,当年由“平汉铁路长辛店工会”发起,来自二七厂、火车站、工务段、电务段、机务段等单位的3000多名铁路工人,每个人捐出两天的工资,再加上北京铁路局出资,建起了这座铁路工人浴池。

建筑格局仿造市里的清华园浴池。木料等建材,有些是从法国进口,当时二七厂的领导是法国人,门楼呈现西洋风格,也许与此有关。二七厂还将一个蒸汽机车的锅炉运过来烧水。

在浴室内,悬挂着《重涤吾身》和《健康之基》两块木匾,后者存放于二七纪念馆。

和社会上浴池最大的区别是,铁路工人浴池只对铁路工人及其家属开放,并非营利性质,而是工会提供的福利。

浴池禁用肥皂 冲澡自己舀水

早年间公共浴池很少,工人洗澡经常去附近的小清河,可冬天怎么办?浴池的出现,解决了数千人的难题。

赵学勤回忆,大浴室内有四个水池,分成热、温、半温、冷水。热水池烫脚刚刚好,但没人敢下去。泡澡都挤在温水池里,池子边有坐台,一个池子能坐进20人。为了保证池水洁净,浴池内禁用肥皂,取而代之的是碱块。澡堂提供粗帆布制的毛巾、木质拖鞋。

当时还有两个雅间,每间12张床,多是老人躺在里面休息。喝开水不要钱,有很多人自带茶叶,澡堂里也卖茶叶,经常有人不要找零,就当给服务员小费,服务员会大声道谢。此外还有搓澡师、修脚师、理发师。

1943年进厂的赵学勤是从学徒工做起的,当时正赶上日军侵华,北平沦陷,日本人进驻了二七厂。他回忆说,日本人爱洗澡,常拎着个桶出入工人浴池,“他们人少,还在澡堂里单辟出一个浴池自己用。中国人多,但只能挤在另一个池子里。”

民国时期没有淋浴,冲澡都是用水舀自己浇。新中国成立后,浴池内安装了30多个淋浴喷头,并增加了女部,但女部只设淋浴,没有浴池。“铁路职工,无论在职还是退休,洗澡都是免费,家属凭证交5分钱洗一回。”赵学勤说。

荒废

十年前被关闭

有剧组来拍戏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热水器在居民家中得到普及,老浴池不再像从前那样热闹,直到十年前出于节能的考虑被彻底关闭。没了人气儿的老浴池,房舍间很快便杂草丛生。

2009年,这里进驻了一个剧组,将老浴池改造成了民宅。两部电视剧《牵挂》和《养父》接连在此开拍。

一些附近的居民,曾见过张国立、牛莉等演员进出老浴池。剧组走后,老浴池又恢复了凄凉景象。不久又有民工住进了浴池,在里面打上了隔断,浴池的样貌变得模糊不清。一直不曾改变的,是临街的门楼和影壁。

文/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范纪萍

摄/记者 崔毅飞

(原标题:沐浴几代人 84岁浴池拆了 位于长辛店陈庄大街 由平汉铁路工人集资建成 未来将用作停车场 门楼、影壁有望保留)


下跪求见市长而不得说明什么

网友爆料,山东济宁邹城市北宿镇西故村二百多名村民集体反映村领导贪污补偿款,寒冷大风中屈膝跪地,求见市长。但半小时过去,市长并未现身。悲催的是,几十位村民反被警方抓了


从林森浩案想到日本教育公平

日本的学校“反不平等”,不惜用“同质化”造就平等。从上幼儿园开始,日本的小孩子就要开始习惯“集体社会”。在中小学阶段,每个学生都要穿着统一的校服。校服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统一管理,更深层的原因是避免“衣物攀比”


媒体札记:漫画家之死

《查理周刊》对国人而言——哪怕是见闻颇广的知识分子——恐怕都可以说陌生到不能再陌生。它不拥有像《时代周刊》、《纽约客》、《经济学人》那般的知名度,而且更关键的是这是本法语杂志,电影里能听懂一句“Bonjour”是你好,已接近这个东方国度对法语的人均理解极限。


马云为何要写阿里巴巴的错误

马云说,人生有三层机会,年轻人觉得自己什么机会都没有,其实这个时候什么都是机会,因为你满手是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另外一层机会,识你刚刚有点成功的时后,你觉得到处都是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