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凯里行长灭门案细节:嫌犯指纹录入警报大响

原标题:凯里悬案!专案组18年未撤 指纹录入警报大响

昨天,一个名叫“贵州都市报冲锋鸡”的微信公众号刷屏,“冲锋鸡”是什么鬼?它不是一只平凡的鸡。这只“冲锋鸡”,冲在1998年贵州凯里悬案报道的最前方,一鸣惊人。

18年前,在贵州凯里,接连发生两起命案,人们惶惶不可终日。大十字派出所所长被杀、配枪消失,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一家被灭门、多处刀伤、枪伤,惨不忍睹。18年后,这两起大案,终于锁定了嫌疑人——黄德坤,凯里市正科级干部。

“冲锋鸡”最先报道了18年悬案的前后经过。

今天,“彩访本”(微信号:Btimedc)独家对话贵州都市报首席记者刘佑清,为各位看官揭秘18年悬案采访调查背后的故事。

被灭门的中国银行凯里支行的工作地点被灭门的中国银行凯里支行的工作地点

网曝嫌疑人为公务员

本小姐:什么时候获得悬案的线索?怎么获得的?

刘佑清:线索和其他媒体都一样,也是看到网上流传的消息,说这个18年的悬案破了,嫌疑人锁定了,就是黄德坤。

本小姐:看到网上的爆料后,相信吗?怎么求证的呢?

刘佑清:这属于陈年旧案,刚好我们有个同事,18年前采访过这个案件,我们就去找他核实,他有印象,当年去凯里采访的时候,天特别冷,时间就对上了。另外,当年确实有过这样一件事,案子是真实存在的,也有过报道。我们就五六个同事,在会议室里,把1998年近半年的贵州都市报搬过来,翻这些老报纸,厚厚的一叠翻了半天。

本小姐:找到当年的报道了吗?

刘佑清:贵州都市报是全国最早的都市类报纸,当时做的也很好,每天就有20多个版,我和同事,一篇一篇地翻,也很奇怪,最后没有找到那个报道。

本小姐:没有最初的报道,后来是怎么核实的?

刘佑清:当时影响特别大,惊动公安部了,国家领导人还亲自批复了这个案子。再加上贵州都市报有记者参与报道,当时他是驻站记者,现在都已经成为我们副总了。包括这位曾经参与报道的副总、现在的黔东南州驻站记者和我们负责调查的记者,同时通过各方渠道的核实,最终确定这个线索的真实性。

本小姐:从拿到爆料到发稿,用了多长时间?

刘佑清:用了七八天吧,核实信息用了四五天,现场蹲守了三天。

本小姐:投入多少力量在做悬案?

刘佑清:人力方面,我和一个摄影记者以及一位主任在前方,再就是驻站记者的配合,后方支持包括副总、新闻总监,他们协调各方力量,一个五六个人的团队。

指纹录入警报大响

本小姐:对于做案的动机,网上有很多版本,有人说故事是这样的,行长嫖娼被所长抓了,所长利用这个经常敲诈行长,行长受不了请来马仔教训所长,谁知所长激烈反抗,马仔只好将所长杀了。马仔找到行长要求给钱外逃,行长说让你们打他一顿教训就得怎么杀人了,并声称要报案,马仔愤而将行长灭门,并一路当上城管局长…这个说法是否真实,有多少可信性?

刘佑清:这些说法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也有人提到,但是无法证实。至于嫌疑人的动机,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点,因为现在警方正在侦破此案,所以无论是动机,还是嫌疑人的仕途升迁,他们都没有提及。而这些东西,除了官方能够解释之外,外围或其他人都是无法解释的。

本小姐:关于如何锁定黄某某为凶手,众说纷纭。“在录入指纹环节,仪器突然大声‘滴滴滴滴’地叫了起来”,这个说法官方有没有证实?可信度有多少?

刘佑清:对于这种说法,我们从多方信源几乎能够证实是有这么一个情况。关于“滴滴滴滴”的声音,当时我们还不太相信,然后我们又请另外的记者从另外的渠道,去核实,据说确实有这样的一个情况。但是目前官方对于这样的消息,并没有一个回复,或者是一个公开的说明。

本小姐:警方目前有什么进展吗?

刘佑清:截至到今天,嫌疑人浮出水面之后,警方还没有进行公开的声明或表态,不过,我觉得,警方很快会有一个正式的新闻发布会。

本小姐:对于嫌疑人,现有的报道不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刘佑清:这个在我的报道里面几乎没有提及,也是视角的原因,当时我们把视角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对案件的还原,另外一部分是关于418大院居民们在经历这起大案之后的心理变化。对于嫌疑人了解得很少,跟南方周末差不多,嫌疑人曾经给人开车,后来走上公务员这个岗位,然后他可能涉嫌资料造假的。但是真不确定这事儿,能够确定的是他女儿确实在电视台上班。

本小姐:有试图接触过嫌疑人的家人吗?

刘佑清:说实话,这个事情在我们团队内部是有争议的,嫌疑人女儿的单位、部门甚至电话,我们都能知道。有人说不要去打扰他的女儿,才二十多岁,毕竟出了这样的事,女儿的压力特别大,不太好。

我的想法是,打一个电话给她,万一她有话要说呢,当然她如果拒绝,我是一定不会再争取,不会打扰他。到目前,我们也没有联系家属,今天新京报有采访到他女儿,女儿也是拒绝了嘛,不过女儿也是相信父亲,认为父亲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挨家挨户敲门未有回音

本小姐:在采访的过程中有哪些技巧?

刘佑清:技巧的话,就是突破吧。新京报在突破嫌疑人背景这方面,很厉害。其实突破嫌疑人是特别难的。还是要坚持,坚持来打动采访对象。我们去采访的时候,凯里特别冷,我还专门为了蹲守,买了条秋裤。

本小姐:是怎么突破访谈对象的?

刘佑清:我们就在小区里蹲守,案发的小区是老小区了,居民都是在这里住了许多年的,第一天我们呆了整整一天,只要有人进来小区,我们就过去问,了不了解当年的事。第二天,我们到每家每户去敲门,案发在17号楼,敲了16、17、18号这三栋楼。毕竟出过事,这个小区居民的警惕性都比较高,防盗门上都是有猫眼,为了让他们信任,我就把记者证放在面前,给他们看,再大声说明来意。

灭门案发的17号楼灭门案发的17号楼

本小姐:这样采访的过程顺利吗?

刘佑清:基本上都不愿意给我们开门,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不过当记者被拒绝也很正常。其中有一个,我们是早上十点钟敲开了门,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她说她不太知道情况,但是她妈妈知道,但她妈妈中午十二点才会回来,于是我们就在楼下等她妈妈回来,可是当我们十二点再去敲他们家门的时候,就再也敲不开了。其实我们能够听到家里电视声音,知道家里有人,但是他们依然没有开门。很明显,这是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其中有一个关键的人物,我们那里蹲守了一天之后,在晚上找到他,那个时候凯里特别冷,他拒绝我们。第二天,我们花了五十多块钱买了水果,提过去送给他。他不要,然后让我们提走。最终还是没有成功的采访到他,挺沮丧的。

本小姐:看报道,最后还是有很多人接受了采访,是怎么做到的呢?

刘佑清:这个小区,有很多退休老人,有一个采访对象,她和老伴儿买菜回家,当时他们还拎着菜、米,我和同事就把所有东西拿过来,帮着扛上楼,一直笑着和她聊。尽量让他们感觉到现在的年轻人上进、工作特别认真,当然也要和他们积极沟通。

本小姐:都是怎么沟通的?

刘佑清:比如,我采访到了一个退休的法医,他当时到过第一现场,我就说他很权威,当然,他也真的具有权威性,就想和他聊一聊他对案件的见闻,本想约出来聊,可对方没有同意,也在电话里聊了半个小时。我也就网传的一些细节向他进行求证,比如,网上说有蜡烛点燃,但这位法医证实了当时现场没有蜡烛。另外,我也采访了当时到过现场的另外的人,通过他们不同信源的交叉核对,来尽量的还原事情真相。

18年专案组未撤

本小姐:案件破了之后,人们都有什么样的反应?

刘佑清:肯定是放心啦。对于居民来讲,过了这么多年,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住在案发地对面的邻居,案发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回家住,就怕凶手杀个回马枪。因为凶手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记住了他的真面目。破案了,居民肯定是放松了。对于那位退休法医来说,他一直很想知道,当初的侦查方向、一些判断有没有错,曾经报道过的记者也想能够在职业生涯中追踪这样的案件,包括我们自己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动机是什么。采访的时候,有一个邻居说,案发的时候,小孙子才三岁,现在都已经上大三了。

本小姐:悬案持续了18年,警方都有哪些努力呢?

刘佑清:我们所知道的是,警方每年都要去这个现场进行勘察。另外还有一个细节是,警方这十八年成立的专案组一直都没有解散。也就是说,一旦解散了,可能这个案子就破不了了一辈子都破不了。所长被杀、行长被灭门,这两个案子在当地被称作‘两案’。你只要在当地的警察系统提到两案,基本上他们都会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压力。

本小姐:当年报道过这起案件的记者知道这件事之后,有何感想?

刘佑清:最先报道此事的记者,现在是贵州都市报的副总,分管新媒体,知道这个情况以后,怎么说呢,就是特别兴奋吧!因为一直以来都比较关注此案,这次在各方协调下,贵州都市报做了四个版。

贵州都市报报道版面贵州都市报报道版面
贵州都市报报道版面贵州都市报报道版面

本小姐:可以看出,新京报、南方周末都在发力做相关的报道,在发稿方面有没有压力?

刘佑清:我在发稿之前,并不知道南周、新京报也在做,后来他们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南周已经呆了一周多的时间,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当地媒体吧,人脉、资源都多一些,比较好突破。

本小姐:报道刊发后,对报社、报道团队有什么影响?

刘佑清: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就是在我们的报道里面,有一个称呼叫“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这个冲锋鸡,是我们都市报新成立的,用于新媒体作战的特战队伍。我就是冲锋鸡队员的一员,我觉得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这个团队,通过这个报道基本上全国闻名。特别好玩的是,一个记者群里,有很多来自全国的记者,看到我们叫“冲锋鸡”以后,就开始自由发挥说,来自北京烤鸭的记者,来自广州叉烧包的记者,来自南昌灌汤包的记者。反正就特别好玩儿,感觉我们冲锋鸡这个名字特别的接地气,很多人都特别喜欢。


2017年中国经济要稳住什么

明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环境更为复杂严峻,在确定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一定要以实际的行动和政策举措,稳住各界对中国经济和深化改革的良好预期,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奋发有为,给企业和实体经济提供真金白银的支持,才能真正求稳求进。


现在网红很难不朽,而是速朽

现在大多数网红只是一些匆匆过客,她们很难不朽,甚至根本谈不到不朽,我们看到的反而是速朽。


狙击特朗普的最后希望

有人问基辛格,特朗普当总统,够格吗?基辛格答道: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他已经是总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